讀若

又作“讀如”、“讀若某同”、“讀與某同”。為漢代訓詁學家所創術語,并被歷代沿用。傳注多用“讀如”,其余則見于《說文解字》。段玉裁《周禮漢讀考·序》說:“讀如、讀若者,擬其音也。古無反語,故為比方之詞?!鼻宕鷮W者對此多持異議。錢大昕認為:“許氏書所云‘讀若’、云‘讀與同’,皆古書假借之例,假其音并假其義,音同而義亦隨之,非后世譬況為音者可同日而語也?!保ā稘撗刑梦募す磐艏俳枵f》)王筠《說文釋例》和張行孚《 說文發疑 》都認為,明音、明假借二者兼有,不可一概而論。洪頤煊《說文讀例》則認為“讀若”除釋字音、通假借外,還有訓字義的作用。近代學者的研究結果表明,《說文》中“讀若”的基本作用是比況被釋字的讀音;讀若字與被釋字既然音同或音近,而用以比況的字又往往是比較通行的字或人所易曉的成語方言,因此讀若字就有可能是被釋字的假借字,或與被釋字意義相通。例如“,門戶疏窗也。讀若疏”;“龢,調也,讀與‘和’同”;“雁,鳥也。讀若鴈”。古代文獻中用“疏”不用“”,有些即為“”之假借;“龢”與“和”、“雁”與“鴈”,古多通用。

對傳注中的“讀如”,意見較為一致,即:不但擬音,而且指明假借。例如《周禮·春官·男巫》:“春招弭?!?a href='http://www.thecrowtv.com/baike/224/276211.html' target='_blank' style='color:#136ec2'>鄭玄注:“杜子春讀弭如彌兵之彌?!薄抖Y記·儒行》:“起居竟信其志?!编嵭ⅲ骸靶?,讀若‘屈伸’之‘伸’, 假借字也?!倍?、鄭即以“弭”、“信”為“彌”、“伸”的假借。

讀若、讀如等都有以本字相釋的情況。有時是該字一音數義,用讀若、讀如等指出該字在此處應是某義;有時該字雖然只有一音一義,也用讀若、讀如引出常語俗詞明確該字的音義。前者如《周禮·天官、大宰》:“六曰主, 以利得民?!?鄭玄注:“ 利讀如上思利民之利?!薄墩f文》:“佈, 數祭也。讀若舂麥為佈之佈?!焙笳呷纭吨芏Y·考工記·陶人》:“ 庾實二觳。 ”鄭玄注:“庾讀如‘請益,與之庾’之‘庾’?!薄墩f文》:“掔,固也。讀若《詩》‘赤舃掔掔’?!?/p>

在傳注中,讀如與讀為有時混亂。例如《周禮·天官》:“胥十有二人?!编嵭ⅲ骸榜?,讀如谞,謂其有才知為什長?!倍凇洞笮腥恕贰捌邭q屬象胥”下又說“胥,讀為谞?!?/p>